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课程教学中的师生对话


    我校《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课程组,在汪青松教授带领下,在课程教学中倡导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的教育新理念,改革传统教学方式,开展了一场师生对话的课堂革命。其教学活动由学生自学,学生讨论和教师评点三个环节构成,充分调动了大学生自主学习,独立思考、主动、创新的积极性。

1、“先学后教,当堂研讨”,突出学生的学习主体性

汪青松教授采用了“先学后教,当堂研讨”的方式。每次上课时先让学生自学教材,要求学生快速读书,抓住重点和难点,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然后开展讨论。如在讲解“三个代表”思想时组织学生研讨。一位学生发言认为“三个代表”是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另一位同学则认为要坚持“三个代表”并不容易,我们党在历史上既有坚持“三个代表”的时期,也有不同程度的背离“三个代表”的情况,如果说始终做到了“三个代表”,就难以解释我们党80多年的历史发展会有那么多的曲折和磨难。又有一位同学提出要从本质和表象、主流和支流的关系上辨证把握我们党实践“三个代表”的历史进程。从总体上看,背离“三个代表”仅是支流和表象,实现“三个代表”才是主流和本质。通过这样的讨论,大家互相启发,互相补充,对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的认识不断趋向丰富和全面。

2、研究性教学促进学生学习方式的创新

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课程教学中,研究性教学也促进了学生学习方式的创新。在教学中,引导大学生把单一的接受性学习方式转变为多样化的学习方式。有时让学生自学教材,有时安排学生观看《毛泽东》、《邓小平》等电教片;有时布置学生撰写小论文,有时让学生开展演讲活动;有时组织学生组成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宣讲队,在宣讲活动中自我学习自我提高,有时组织学生走向社会开展“邓小平理论与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大型社会调查,在社会实践中接受教育。在多样化方式的学习中,我们特别重视指导大学生进行自主学习和探究性学习,在互动式、交流式学习中加深对邓小平理论的理解。有一次我们在2000级实验班组织学习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建设依靠力量思想,一位学生发言说,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依靠力量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另一位学生说,社会主义建设不仅要依靠工农和知识分子这些基本力量,而且要依靠民族团结、统一战线和人民军队;又有一位学生提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还要依靠国际友人的支持。这一观点立即引起讨论,有的认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应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不能依赖外援;有的认为依靠国际友人帮助不等于依赖外国;有的则认为这里有一个内因与外因的关系问题,我们既要依靠本国力量建设社会主义,又要争取外部支持,才能建设现代化强国。大家各抒己见,积极思考,既深化了认识,又巩固了所学的知识,形式活泼,气氛热烈。

3、研究性教学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

研究性教学以学生为主体,并不是忽视教师的作用,恰恰相反,它对教师的教学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课题组认识到,要组织大学生学好邓小平理论,需要不断提高教师设计提问、启发思考、引导点拨的能力。在研究性教学过程中,有可能存在启而不发的现象,需要教师循循善诱,培养学生积极探索的习惯。有一次在非实验班组织学生自学邓小平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思想时,教师提出“人民代表大会制怎样优越于三权分立制”这个问题请学生讨论,长时间没有学生主动发言。此时教师没有批评学生,也没有停止提问或代为解答,而是引导学生从人民主权的至上性与统一性、权力行使的民主性与高效性等方面进行分析,启发学生正确理解这个问题。研究性教学的过程中还会发生讨论跑题、回答问题不着边际或表达偏激的情况,教师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及时予以调整和矫正。有一次在讨论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建设时,一位学生向教师提出三个问题:“你说什么叫民主?”“我国有没有民主?”“你享受了多少民主?”这几个问题提得比较尖锐,语气还有些情绪化倾向。教师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耐心地给予了正面的回答,指出:“民主是多数人的统治,是少数服从多数与保护少数人民主权利的统一。社会主义民主的核心是人民当家作主,我国是社会主义民主国家,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政党制度等,都体现了我国的民主。我国基层民主广泛而真实,村民自治、厂务公开、学校民主管理,还有我们正在进行的研究性教学中的教学民主,都是我们大家亲眼目睹甚至身临其境的。”提出问题的学生对教师的这些解答和指导表示满意。

4、重视研究性教学的点评环节

教师对学生研究性讨论的点评环节特别重要,既要进行鼓励性评价,还要指出存在的不足,提升学生的认识层次。有一次在讨论经济全球化与我国对外开放战略时,一位学生谈到,当今世界各国不对外开放都不能发展,我国加入WTO标志着对外开放进入新阶段。另一位同学提出质疑: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我国唐朝不开放不也有过鼎盛时期吗?还有一位同学站起来反驳:谁说唐朝不开放,盛唐之时长安汇聚了数十万丝绸之路上的来客。此时又有一位同学发言,历史地看,唐朝是比较开放的,唐朝的繁荣与它的对外开放密切相关;但是,唐朝的开放与我国现在的开放不是同一个概念。对于这样的课堂讨论,教师给予了积极的肯定,指出:这种讨论很有现实意义。经济全球化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当代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中国加入WTO,融入全球化进程,是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中华民族在新世纪再创辉煌的必然选择。从教学调查和师生座谈来看,大家对《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教学的课堂革命是欢迎的,都乐于开展和参与这种“学生自学——学生讨论——教师评点”的研究性教学。

5、学生喜获“课堂革命成果”

由于不断地追求与探索,《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课程组在2000、2001级综合文科实验班进行课程教学改革获得了同学们一致好评。尤其是学生对汪青松教授课堂教学测评,平均高达92分。在院《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课程网页“学生评教”栏目上,许多学生都谈到汪青松教授采用的教学方法新颖、独特,把这门原本枯燥乏味的课上活了,将死授书变成了诱思探究的教,他善于启发学生的思维,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在改革过程中,同学们也都积极配合。通过这样的学习,同学们不仅学会了如何做人,还养成了多角度、多视点思考问题的习惯,形成了正确的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对以后的成长大有裨益。下面这几位同学对汪青松教授的评价,是发自内心的心灵对话。

杨浒写道:一学期的《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课结束了,感觉在课堂中收获甚丰,对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的认识也由感性认识逐渐过渡到理性认识,也培养了我对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研究的兴趣。我感觉这门课的最大特点在于能把看似枯燥的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同中国的实际结合起来,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真正体现“与时俱进”的原则,再加上老师在课堂上积极鼓励同学们发言,提出自己的观点与建议,使得这门课变得生动活泼起来,我们也欣喜的发现:学习这种政治原理性的课程不需要死记硬背,照样能把它学好。

吴海芳表白:记得第一次起来问答问题时,我的声音好小好小,然而你却笑了,我真的好兴奋。后来的几次回答问题,老师,你知道是什么信念支撑我吗?我想到我那在家劳作的妈妈,母亲老是告诉我:人,都是人,不要怕人,于是我就暗中告诫自己:要争气。另一方面,就是在你的眼里,我看到每个学生都是平等的,于是我站起来了。

汤红丽坦言:汪老师一改常规的教学模式,以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创新意识为宗旨,以启发学生的思维为方法,以记录发言次数为“手段”鼓励我们多开口发言,经常开展讨论课和实践课,在上课时不是照本宣科、唱独角戏,而是先提出问题,然后由同学们带着这些问题去寻找答案。这样不仅提高了我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还提高了我们的阅读能力。汪老师常让我们针对一些问题尽可能地阐发自己的观点、看法,以培养我们的创新能力。记录发言次数听起来似乎有些“争名夺利”的味道,但也不失为一种刺激那些平时金口难开的同学发言的好办法。所以这门课结束时,几乎没有哪个同学没有主动发言的,无论是在平时课堂上,还是在讨论课或实践课中。可喜的是,经常有一些同学提出一些独到的见解,令人耳目一新。不论其对错与否,都是大家自己动脑的结晶。

在我的记忆中,一些老师的备课笔记总是几年不变,甚至于是一生不变的。而汪老师则不然,当然这可能与该课程的性质有关,因为这门课程的时政性很强,所以汪老师总是将书本上的内容与现实实际紧密联系起来,而且随形势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真正体现了“十六大”的“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精神。这种创新也体现在我们的考试制度改革上。其他课程或这门课程的以往考试形式似乎都是抄笔记、背笔记。而汪老师则要求我们以理解为主,切忌死记硬背,这样既克服了我们考试时的紧张心理,又避免了因一味死记硬背而不知所学为何物的弊端。

李端感慨:让我体会最深的是这门课对做人的意义,老师您上课总是反复强调,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的思想精髓。做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人们渴望诚信,渴望实事求是地去待人处事。也有人说还是“难得糊涂”好啊!面对社会不公平、不公正的腐败现象,其实我也动摇过。通过这门课的学习,准确的讲是对您的学习,我感受到了一个人真正的人格魅力是他对国家、对社会的坚定信心和责任。感谢您,老师!您让一个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偏向于消极的学生找回了对生活、对世界的满腔热情。此时此刻学生是热血澎湃的,与您一样,我对我们的国家充满着希望与热爱。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庆师范学院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电话:(0556) 5300178 邮箱: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集贤北路1318号 邮编:246011